百利宫注册开户

美美图吧

2017-08-08 05:18:29

字体:标准

  陈寅恪将其视为自己的学术传人,多次进行揄扬。以狂著称的熊十力,在张荫麟去世后,不由感叹:“张荫麟先生,史学家也,亦哲学家也。其宏博之思,蕴诸中而尚未及阐发者,吾固无从深悉。然其为学,规模宏远,不守一家言,则时贤之所夙推而共誉也。”

  可惜的是,在抗日战争的国难声中,满怀着不甘,张荫麟因病在遵义浙江大学去世,年仅三十七岁。

  吴宓惊闻张荫麟的死讯,于1942年10月26日记感叹:“英才早逝,殆成定例。宓素以荫麟为第二梁任公,爱其博雅能文,而惜其晚岁《中国通史》之作,创为新体,未免误入歧路。且未卒业而殂逝,亦与任公同。至一九四○年因爱容琬而与妻伦慧珠离婚,终则琬乃回北平,嫁一协和医士。荫麟于是抑郁烦躁。”

  吴宓日记中所说“伦慧珠”是张荫麟早年家教的女学生,父亲乃广东东莞籍著名藏书家伦明,伦氏藏书有三秘诀:“以俭、以勤、以恒”。为了购书,省吃俭用,积累资金,为了好书,甚至变卖家当,也在所不顾。著名书商孙殿起戏称其为“破伦”。难能可贵的是,伦明不仅仅藏书,还对书籍史有很深的研究,所著《辛亥以来藏书纪事诗》一书,很有价值。

  家境贫寒的张荫麟,对他这位女学生颇有好感,锲而不舍地追求,不过从其给忘年交容庚的信来看,这一追求,似乎并不顺利。在张荫麟赴美留学之前,伦慧珠并没有接受张荫麟的追求。张荫麟不依不舍,在美国依然跟她通信,最后伦慧珠才慢慢接受了这段感情。

  从其留下的材料来看,或许不解风情与书呆子气十足,是伦慧珠不愿轻易应许的缘由。

  就在反复的纠结中,二人鸿雁传书,情窦终于绽开。伦慧珠身体瘦弱,在婚前甚至得过肺病。

  1934年,张荫麟从美国学成归来,应清华大学之聘,任历史、哲学两系专任讲师。等伦慧珠身体复原后,1935年4月,张荫麟与她结婚。

  张荫麟的朋友谢幼伟在分析荫麟的感情时说:“天才不是无感情的,他的感情特别丰富。他可以疯狂地爱上一个女人。当他爱她时,他是把她过分地理想化。但结合以后,女人的常态,逐渐显露。他会失望。他会由极度的爱变而为极度的憎。”

  不可思议的是,近乎在张荫麟开始这段婚姻的同时,他却又开始与其忘年交,也是他第一段婚姻的见证人容庚的女儿容琬暗生情愫,容琬被誉为北大文学院的“三才女”之一,是张荫麟的仰慕者。荫麟在十年的时间内长期跟她通信、约会,帮她润色文稿。

  到了西南联大,张荫麟独住欧美同学会,地址幽静,与昆明其他同事少有往来,与容琬潜伏的爱情小火苗突然疯燃,甚至提到容琬的名字,张荫麟声音都会发颤。

  张荫麟的好友、哲学家贺麟在长篇回忆中为老友辩护,说张荫麟如何不忍心伤害这位崇拜者,略显苍白。

  另一段爱情真正来临时,张荫麟又选择了退缩,表示要为女方考虑,他想起来远在东莞老家的妻子与儿女,苦劝容琬赴北平与未婚夫,也是容琬的表兄结婚,容琬执意抗拒。

  张荫麟甚至将自己的妻子和一对儿女从东莞接到了昆明,可是,在站台等待妻儿前来的当口,他跟贺麟聊起来,对容琬依然念念不忘。

  未承想,张荫麟的岳母和一个女眷也随同起来。原本性情孤僻,不太喜欢家庭烦难的张荫麟,顿时陷入了大家庭的烦劳之中。

  伦慧珠到昆明之后,张荫麟屡次责备其烹饪水平不佳,伦无奈,遂决定双方膳食费各自一半,各自负责。可是张荫麟又说自己所食,没有伦慧珠自己那一份好吃,伦无以对之,张荫麟愤而欲离婚。

  其中张荫麟徘徊于伦慧珠与容琬之间心有不甘、暗中找茬的成分也不能忽视。

  1940年9月,伦慧珠带着子女重新回到广东,容琬只好前往已经沦陷的北平,与表兄很快成婚。

  处于战时的交通之险阻超乎凡人想象,张荫麟的进退两难,使得两个对其颇多眷恋的女子,一往北方,一往岭南,在忧愤与不舍中奔波。

  张荫麟原本蓄积了五千多元,因为要伦慧珠及其子女来回奔波,加之在昆明安顿,一时消耗殆尽,在昆明也沦为笑柄。

  张荫麟曾感叹“爱是要有一番精神的,爱的生活异常紧张,不是好玩的事。”可是,爱情的闸门他似乎喜欢不断开启,却又无法承担这背后的重负。

  贺麟曾说,荫麟除了学术研究,就是渴慕纯真的爱情,“天真纯洁,出于至情至性,牺牲一切,在所不惜”。

  1942年10月24日凌晨,张荫麟病逝遵义,死时,身边没有一个亲人。

  伦慧珠在《大公报》上读到张荫麟的死讯,“当时晕过去十多分钟。醒来后我希望这是一个梦”,叹息“我们把有限的宝贵的韶光辜负了。他憎恨着我,我仇视着他,以为还有个无限的未来给我们斗气呢!结果彼此抱恨终身!”

  阴阳两隔,国难尤艰,这一痛楚,对于伦慧珠与儿女而言,显得格外漫长。数年后,伦慧珠再婚。

  抗战结束,浙大回到杭州,独自余下他的孤坟在遵义的郊外荒烟蔓草之中,他生前所笃爱的藏书,堆积在北平东莞会馆,原本对他极为欣赏的忘年交容庚,后面也断绝了联系。

  诈骗团伙被警方捣毁,现场一片狼藉

  羊城晚报讯 记者张闻、郑诚,通讯员李志甜、侯权摄影报道:9月22日,佛山警方通报,其在8月17日成功打掉一个冒充4G网络服务中心,以付费办理4G无线上网优惠套餐送平板电脑方式进行诈骗的特大电信诈骗团伙, 共抓获嫌疑人42名,缴获用于诈骗的平台电脑205台,以及网络服务器、电脑、电话机等作案工具一批。

  超值上网套餐还送电脑

  今年2月,高明区的赵女士正在公司上班,突然接到一个号码显示为020开头、一名叫“张雪”的女子打来的电话,她自称是广州4G网络服务中心员工,声称公司为了测试4G网络信号在各地的稳定性,现推出900元三年不限流量无线上网优惠套餐,办理套餐即赠送一台平板电脑,用来帮助公司测试网络信号。

  听到如此诱人的优惠活动,赵女士认为“真心划算”。于是,她答应购买一套该优惠套餐。第二天,公司打电话说平板电脑和卡已寄出,采用货到付款的方式。过了几天,赵女士如期拿到该公司邮寄来的电脑,并支付了900元。

  事主陷入骗局不能自拔

  赵女士喜滋滋地拿回所谓的平板电脑试着上网,可是发现电脑却根本上不了网。在拨通“公司工作人员”电话后,对方煞有介事地进行了一番指导,而在各种办法试过仍然无效后,对方表示,公司将发一台新的平板过来,但要求赵女士收货时再支付800元定金,如果更换的电脑能够上网的话,公司会回收之前那台电脑并退回定金800元。

  赵女士照办了,但一番周折后,新换的电脑仍不能上网,再次联系“公司”,对方道歉后,却还是要求赵女士以同样的方式,再次换货。

  “上次的800元定金还没退,如果不换电脑,岂不是亏大了!”于是,赵女士再次支付定金……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公司”先后以硬件、软件问题以及威胁不退定金相要挟,令赵女士前后通过银行卡、微信共7次共付款1万余元。最终,赵女士意识到上当受骗,并向公安机关报案。

  已有上千市民被骗倒

  接到报案后,佛山市公安局高明分局对线索进行梳理,发现该诈骗案背后隐藏一个有组织的诈骗团伙,其以优惠购4G上网套餐送平板电脑的方式进行诈骗,受害者分布省内外。

  经过专案组连续3个多月的细致摸排,一个以许某为首的特大电信网络诈骗团伙浮出水面,收网行动随即展开。8月17日,在佛山市公安局统一指挥下,高明分局组织50余名警力,前往广州市白云区对该团伙展开收网行动一举捣毁该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窝点,共抓获嫌疑人42名以及作案工具一大批。

  据初步了解,该团伙以上述手段实施电信诈骗,同时编制各类电话诈骗脚本,还研究出各种“救单”、“追单”手段,以各种理由多次诈骗事主支付定金,事主收到的却是一堆不能上网的平板电脑。该团伙诈骗对象遍布省内外多个地区,已经初步排查到的诈骗对象涉及多个省份过千人。其中惠州市一事主被诈骗,一次次交纳所谓“定金”,竟前后共购回了52台平板电脑。

  目前,42名嫌疑人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当中。

  “连义和拳时代和德国统帅瓦德西睡了一些时候的赛金花,也早已封为九天护国娘娘了。”1936年,正值“国防文学”口号甚嚣尘上,夏衍的名剧《赛金花》连演22场,轰动一时,鲁迅特意写下了这句话。这句话发表后3个月,赛金花逝于北京。

  赛金花,清末民初名妓,被称为“中国第一乱世佳人”。

  自曾朴的《孽海花》起,赛金花的故事便成文人热衷的话题,陆士谔的《孽海花续编》、张春帆的《九尾龟》、吴趼人的《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等争先恐后,越编越离奇。

  此后有了一些“正本清源”之作,如曾繁的《赛金花外传》、沈云衣的《赛金花遗事》等,特别是刘半农的《赛金花本事》系采访赛金花本人而成,被认为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

  在刘半农的误导下,“赛二爷救了北京城”“救了一万多人”“赛金花是老北京的守护神” 等说法至今流传,连林语堂都说:“北京总算有救了,免除了大规模杀戮抢劫,秩序逐渐在恢复中,这有赖于名妓赛金花的福荫。”

  黄濬(音同俊)曾一语道破:“夫欲从老妓口中征其往事,而又期为信史,此诚天下之书痴。”

  偏偏刘半农当了这样的傻瓜。

  赛金花嘴里没真话

  赛金花,本名不详,出生地不详,出生时间亦不详。

  赛金花生前多次接受刘半农、曾繁采访,很多报社记者也采访过她,面对不同人,她给出的说法完全不同。

  曾朴说赛金花是江苏盐城人,初名傅钰莲,又名彩云,生于1872年。可赛金花对曾繁说她是安徽休宁人,本姓赵,父亲是轿夫,对刘半农则说“生长姑苏,原籍是徽州,家中世业当商(即开当铺)”,1874年出生,因“出条子”(指瞒着家里人)上花船当幼妓,冒姓为“富”,讹传成姓“傅”。

  清末赛金花曾入狱,被解送原籍,官方记载则是安徽黟县二都上轴郑村,姓郑。

  赛金花自称14岁嫁给洪钧,但据晚年陪伴她的佣人顾妈说,赛金花临死前承认,她平时说年龄时自动减去10岁,她其实生于1864年。

  赛金花的名字更是一笔乱账,有赵彩云、郑彩云、傅彩云、傅钰莲、春菲、洪梦銮、曹梦兰、赵灵飞、魏赵灵凤、赛二爷、灵飞、三宝等说法。

  至于赛金花诨名的由来,也有两种说法:一是赛金花在苏州当妓女时,当地有名妓金花,赛金花有更胜一筹之意;另一是赛金花曾在天津租住金花妓院旧址,组织了“金花班”,故自称赛金花。

  1897年,李伯元(即《官场现形记》作者李宝嘉)曾主持花榜评比,传说赛金花得了状元,据王晓玉记,赛金花在颁奖式上还秀了一把英语:“Thank you.Please ask the band follow me!”(谢谢您,请让乐队跟着我)但事实上,赛金花连参选资格都没有,且该赛主办方是李伯元一人所办的《游戏报》,压根就没钱搞颁奖式。

  洪钧没把赛金花看成公使夫人

  1887年,赛金花嫁给洪钧当三姨太,洪钧时年已49岁,因丧母在家丁忧,此时婚嫁属大不孝。

  洪钧是同治三年(1864年)状元,丁忧结束后被任命为驻德、俄、意、奥公使,因正妻王氏不愿出洋,赛金花陪他至柏林赴任。

  《孽海花》中说,途经彼得堡时,赛金花遇到年轻英俊的德国武官瓦德西中尉,二人常到叶尔丹公园幽会,后来瓦德西还给赛写信,称“林鸟有情,送我哀响……海涛万里,相思百年”,瓦德西时年近60岁,汉语功夫竟如此了得。

责任编辑:美美图吧: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